“互助献血”有实无名的背后:西安多家医院表示用血前需先献血

  • 时间:2020-01-06 15:05:38
  • 浏览:12827
  • 来源:没有差评
“互助献血”有实无名的背后:西安多家医院表示用血前需先献血

近日,有外地患者向华商报反映,来西安看病时被告知用血需要先献血,“如果只能通过互助献血才能用血,这是不是献血的‘套路’?”对此,华商报记者走访西安市9家医院,输血科工作人员大多表示,血量充足时不用互助献血,最近天气冷而且学校放假,学生群体献血人少所以用血紧张,如果入院治疗或手术需要输血,需要患者一方去血站互助献血。

   但据了解,互助献血会引发卖血、用血安全等社会问题,北京等全国多地已叫停。西安市中心血站采血部门负责人说,目前只有无偿献血的说法,没有互助献血的说法。

   那么,互助献血有实无名,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?

  市民疑惑

  要做手术需先找人献血?

   2019年12月18日,咸阳已退休的郭女士独自到西安一家医院办住院手续,被告知血库告急,需找人献血才能进行次日的手术。

   郭女士说,因事发突然,她女儿等亲属大多在甘肃,无法短时间赶到医院。她怕来不及,就到路边求助保洁员、保安、行人等10余人,但只有2人愿意献血,且都因不符合标准没献成。最后,还是电梯内偶遇的一位渭南张姓小伙无偿为她献血300毫升。1月2日,西安市民陈先生说,父母家在西咸新区,“我妈患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,她每隔一两个月就需要输血小板。”陈先生说,每次不管在西安还是咸阳看病,输血前医生都会让家属先去互助献血,需要用多少血就献多少血,献血后和义务献血一样,会有一个义务献血证。

   陈先生说,在他的无偿献血证上有一个二维码,但这个二维码扫不出任何信息来,“我想知道我献的血有没有帮助到别人,我的献血信息应该怎么查询呢?”

   和陈先生一样有着疑问的,还有市民刘先生。刘先生2014年无偿献血400ml,他的献血证上有一个条码,但是扫码显示信息未录入,“而且我的献血证上连身份证号都没有,只有名字,是不是说我的血就白献了?”

   对此,西安市中心血站一采血点工作人员说,早年献血证都是手写的,有的证上没有填写身份证号,但其实身份证号献血时就已登记录入在血站系统内。献血证上条码扫不出信息,可能是制证太早,“只要是西安的献血信息,在西安市中心血站、献血服务电话、血站官网、微信公众号上都可以通过身份证号查到,这些信息已经录入上网了,但各地之间还未联网,只能在当地查询。”

  走访医院

  入院后能否输上血,用血需要献血吗?

   华商报记者走访了西京医院、西安市中心医院、交大二附院、交大一附院、陕西省肿瘤医院、西安市第四医院、西安市第一医院、陕西省人民医院、红会医院等9家医院。

   多家医院均表示用血前需要先献血,冬夏库存紧张,医院门口有献血车,办理入院后先献血,需要用多少就献多少,什么血型都可以献,献血了就可以保证能用上血,没有献血就要根据库存量来看,但目前库存紧张。

   9家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均表示,患者互助献血需要跟血站协商,如果献血了,血站会优先照顾,肯定会给血。血液不紧张的情况下,可能没献血也能用。目前,全西安市除了西京医院是自己的血站,其他医院都是从西安市中心血站调血。血站每天都会配送,但送的多少就不一定了。

  西京医院:用血量无法估计

  做手术需要先献血

   1月1日,西京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说,让患者献血主要是献手术用血,因为上了手术台后血液无法估量,如果是不需要手术、仅治疗的慢性病,会根据库存量给一些血,“我们有自己的血站,但血只供西京医院和口腔医院使用。”

   1月4日,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西京医院输血科,对于该院血站每天的采血量及用血量,医护人员表示“说不来”,并表示现在已没有“互助献血”的提法,但在无法保证用量的情况下,如果患者家属献了血,患者则可以优先使用,但只有全血可以通过献血优先给患者使用,血小板献血者必须与用血者血型相同,患者方可优先使用。

  西安市中心医院:献血后不管用没用血

  下次用血都要再献血

   西安市中心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介绍,办理入院后,用血须献等量的血,不做手术的也要献血,“如果这次献血了,但家属没有用血,下次再住院如果还要输血,就要重新献血,这次的义务献血证就不能再用。”工作人员说,献血后在输血科进行登记,最快当天下午、最迟第二天就可以输到血。

  交大二附院:紧着病情严重的给血

  不强求献血

   输血科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用血量还没有严峻到必须献血才能用血的形势,医院的血先紧着病情严重的人给,不严重的往后拖,“不强制要求献血,如果需要住院可以先入院,关于这些用血问题,血库和临床可以协商。”

  西安市第一医院:少量用血够用

  长期用血就得献血

   西安市第一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说,这几天B型血比较紧张。别的血型少量用血够用,但如果是一两个月以上长期用血就得献血。工作人员说,目前入院治疗不需要献血,血源统一是西安市中心血站的血源。

   外地或之前的献血证能用吗?“这需要跟血站商量,因为互助献血也是患者一方直接去联系血站献血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  陕西省人民医院:手术病人优先用血

   陕西省人民医院心外科一名医护人员介绍,该院用血通常是手术病人优先,其他的慢性病或血液病患者用血时,需要科室主治医生向输血科开具一张输血单,由输血科根据血型、用量和库存情况安排,这些科室的病人用血一般排在手术患者之后,“但即便是在用血紧张的时候,患者最多等一天也能输上血。”

  交大一附院:献不献不强求

   1月1日,交大一附院输血科工作人员说,目前该院A型血最缺,每天医院向血站约血,“约几十袋会给你几袋。”

   遇到用血量大的患者是不是必须要互助献血?“献不献不强求,我们是按送来的血上的名字发血。献的时候要说清楚给哪个医院哪个科哪个病人献的,直接去西安市中心血站的献血点就可以。”

  陕西省肿瘤医院:用之前的献血证难要血

   1月1日下午,记者来到陕西省肿瘤医院,咨询目前入院能不能输上血?输血科工作人员说,1月1日当天各型各要了40袋血,各型只给了两袋。前些天还有血,要多少都能满足,从2019年12月31日开始,就要不来了。每年该院各个科室也要出人带头义务献血。

   如果急需用血有没有什么办法?“互助献血是最快的方法,如果病人一方条件所限,无法互助献血,送来的血不多就只能等,等多久谁都保证不了,以往临床上等得久的一个星期都有。”患者用之前的无偿献血证也只能等吗?“对,要不来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  西安市第四医院:保证手术用

  血慢性病用血需要献血

   1月2日,西安市第四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说,如果患者是慢性病,家属需要献一些血。工作人员说,如果是手术的话,比如孕产妇一定全力抢救。手术的会先让患者用血,用完后再让家属去献血;慢性病的会先让用一点儿血,但具体要看情况,如果血库存充足时入院就可以随便用,“血量紧张时就要动员患者家属去献血。目前血站每天给医院配送的血量并不固定,有时候一个孕产妇抢救就把血库的血用空了。”

  西安红会医院:鼓励献血不会影响患者用血

   1月2日,西安红会医院输血科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有血,患者一方如果条件允许,鼓励可以去献血,如果条件不允许,也不影响患者用血,不强求献血,但如果到用血紧张的情况下就得献血才有血。

  血站调查

  互助献血是最快的用血方法

   陕西省血液中心(暨西安市中心血站)官网显示,该单位成立于1954年,年均采供血量50吨,供应西安地区近200余家医院的临床用血,是西部省会城市中采供血量最大的一家省级采供血机构,下设多个献血点。近日,记者走访了鼓楼献血屋、红会献血屋、小寨百盛献血点、西华门献血点、钟楼邮电大楼献血点、西安市中心血站。

   互助献血流程是什么?多家献血点工作人员说,互助献血需要提供病人住院信息,包括住院号、血型等,同时问清楚需要哪种血,献血者须携带身份证,没得过大病或做过手术即可,首次献血18~55周岁,女性没有来例假即可,在每个献血点都可互助献血。互助献血后,血源就会发往患者所在医院。这是最快的用血方法,早上互助献血,最快下午能用到,最晚第二天。

  鼓楼献血屋:无偿献血保证报销

  互助献血保证用血

   1月2日,在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西大街上的鼓楼献血屋,当记者问到互助献血后,如果患者因恢复良好、手术顺利等原因并未用血,多长时间内还能再次用血时,工作人员表示:“这需要和医院商量,患者一方不管献多少、不管用没用,只要献了我们第二天就会将血源发往医院,至于医院用没用、给谁用,后续我们不知道,跟我们就没关系了。”

   互助献血和普通的无偿献血一样吗?工作人员说:“‘义务献血后5年内直系亲属可以免费用血’指的是报销,不保证能用上血,这压根没人能给你保证,就是没有血才需要互助献血。互助献血让患者有了优先用血的指标,无偿献血让患者有一个报销的途径。互助献血是解决供应,义务献血是解决费用问题。”

   工作人员说,如果家里没有合适的献血者,可以找亲戚朋友,亲友献血只能保证患者用血,不能报销,献血的报销仅限于父母、配偶、子女等直系亲属。

   工作人员说,最近血比较紧张,再过上一段时间到过年更紧张,在西安80%的用血量都是外地人,甘肃、宁夏居多。实在是没有人能互助献血的情况下,可以看身边有没有直系亲属累计献血超过1000ml,或五年内义务献血过,这种情况可以优先发血,但仅限于西安。

   如果一家医院没有患者去互助献血,血站是否还会给这家医院发血?工作人员说,会,但仅限于急诊。

  红会献血屋:用血量超过献血量还需再献血

   西安市中心血站红会献血屋的工作人员说,互助献血就是指定献血,在库存不够时会动员家属来献血,如果患者本人或直系亲属之前在西安献过血,血站也可以把之前的量加上,给患者用。如果之前义务献血量已经用过,就无法再给患者用。如果用血超过此前献血量,还需再献血补齐差距。除了直系亲属外,朋友、同事也可以帮忙互助献血。

   工作人员说,互助这个词在北京已经停掉了,现在互助献血一般都说是动员,“因为找人献血才有血用,很多人找到血贩子,本来是无偿自愿的事情,最后大家都拿钱买,一袋血从几百元涨到2000元,结果就是严重扰乱献血秩序。另外,有的人为了赚钱,一两个月献一次,这样血液质量也无法保证,最后就成了恶性循环。其实献血是每个人在健康、年轻时该做的事。”工作人员说,血库的血也是每个人自愿来献的,而不是强制性的,献血的人多了,大家都能用上血,如果血量紧张,肯定是献过血的人优先用血。

   工作人员说:“叫停了互助献血,也会有新的问题。这个问题源头在于观望中的大众,如果大家都觉得我不用血我就不用献血,那献血的人就越来越少,血量库存也会越来越少。目前的解决办法只能是大众认识度提高,更多人来参与。”

  小寨百盛献血点:指定献血能让病人以最快速度用到血

   工作人员说,最近每天义务献血的不到30人,这里可以互助献血,这是以最快的速度让病人用到血,如果到医院去排队用血,啥时候能用上血不能保证。指定献血就是互助献血,无偿献血给的是随机的病人。

  钟楼邮电大楼献血点:互助献血本身并不违法

   1月2日,在钟楼邮电大楼献血点,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进入冬季后行人减少,献血者数量显著下降,该献血点每天献血人数约40人。

   1月4日,该献血点另一名工作人员称,西安的互助献血目前还在进行,并未受到其他地区叫停互助献血的影响,患者家属献血可以等量优先给患者使用。虽然互助献血在北京等地已经被叫停,“但互助献血本身并不违法,不存在法律不允许”,存在的问题是没有按献血规定,肆意拉人头凑献血指标,造成血液的安全性降低,所以部分地区才对互助献血叫停。

  西华门献血点:血源紧张时保证献血者指定患者有血用

   1月4日,西华门献血点一名医护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,互助献血是为了在血源紧张的情况下,保证献血者指定的某一个住院患者有血可以用,“别的病人我们不管”。

  西安市中心血站:无偿献血后是否被使用要在血站内部系统查询

   1月2日下午,华商报记者陪同市民陈先生来到西安市中心血站,查询自己在2017年献的血小板是否发往临床?采血部门一负责人说,从2018年起,采血后、血液经过检测之后、血液发出送往临床救治病人时,分别会发送三条短信给献血者。截至目前,所献的血小板还没有被报废过,都被病人使用了。从血站系统内部可以查到血液何时发往哪个医院。“血站现在跟医院都已联网,医院可以查到用在哪个病人身上,但具体谁献血、谁用血都是保密的。”

  重点关注

  “并不是不互助献血就没血用”

  只有“无偿献血” 没有“互助献血”的提法

   西安市中心血站采集部门负责人说,西安市中心血站对除西京医院之外的西安市180多家医院供血,供血紧张时血站会优先保证急诊病人用血,对择期手术的患者会适当调配。“持续一周降温,库存很快就会下降。目前在没有团体献血的情况下,每天能采1000多袋血,街头每天能采六七百袋血。西安市临床每天需要1300袋血,如果采不到这么多血,发血时会适当限制。”

   关于互助献血,该负责人说,现在主要是倡导一种理念,每天都有不相识的人义务献血,作为患者家属来说,家人住院难道都没有献血救治家人的意识吗?对于此前在西安义务献血过的人本人或直系亲属用血,血站会优先供血,本人是献1还3,对亲属是等量返还。对于没有献过血的人,在用血紧张时,通过倡导的方式,让大家都有献血意识,这样库里的血才会越来越多,“本人之前义务献血过,后面只能本人或直系亲属用血,不能给同事朋友用,因为那样会产生卖血等问题。并不是不互助献血就没血用,可能有误解。”该负责人说,只有无偿献血者优先用血,才能促进无偿献血健康发展,血站是想通过各种宣传方式让献血者更多,为了让大家都能用上血。

   那为什么还会存在要用血先献血的情况出现?“这里可能存在误解,医院是动员无偿献血,他们有动员的义务,有血的情况下医院会直接发血,血紧张的情况下,有无偿献血证的人可以来血站登记解决用血,不存在没血的情况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 关于互助献血,该负责人强调,现在只有无偿献血一个概念,没有互助献血或指定献血的提法,其实是指医院有动员病人家属献血的义务,“就算患者直系亲属来献血,献的血也不是用在患者身上,是用给了陌生人。有的患者着急用血,不能排队所以来献血,给患者争取了优先用血的权利,如果是直系亲属,费用也可以报销,对于献血者来说这也是无偿献血,只有无偿献血一个说法。”

  政策解读

  取消管理办法中关于互助献血内容

   华商报记者从中国政府网上了解到,《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》2012年6月7日原卫生部令第58号公布,根据2019年2月28日《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修改〈职业健康检查管理办法〉等4件部门规章的决定》第一次修订。根据国务院关于保障临床用血的要求,各地加大无偿献血工作力度,逐年降低互助献血率,目前大部分地区已经停止开展互助献血。停止开展互助献血以来,全国无偿献血人次数和采血量继续保持增长趋势。为做好政策衔接,决定取消《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》有关互助献血的内容,通过发挥医疗机构在健康教育方面的优势,强化无偿献血和临床合理用血宣传教育等方式,进一步增强血液保障能力。

   2019年3月15日公布,《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》将第二十四条修改为:“医疗机构应当将无偿献血纳入健康教育内容,积极主动向患者、家属及社会广泛宣传,鼓励健康适龄公民自愿参加无偿献血,提升群众对无偿献血的知晓度和参与度。”

   据了解,此前,南宁、上海、天津、武汉等地已取消了互助献血政策。广西钦州、四川省等地则明确2018年3月31日起暂停开展互助献血工作。

  律师说法

  建议从四方面解决

  “互助献血”问题和争议

   北京市京师(西安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国元律师说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》第二条规定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。国家提倡十八周岁至五十五周岁的健康公民自愿献血。第十一条规定无偿献血的血液必须用于临床,不得买卖。

   王国元认为,互助献血被叫停主要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“血托”这一职业,“血托”组织卖血者假扮患者家属,低价采血再高价卖出,从中牟利。虽然有关方面试图从制度细节上加大“血托”的贩血成本,但在供求关系失衡的情况下,这一成本有可能被转嫁到患者身上,卖血现象难以从根本上杜绝。

   关于互助献血带来的相关问题和争议,王国元认为,首先,建议从国家层面制定具有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规,鼓励和帮助医院推广患者自体血回输等临床技术,大力推广微创手术等新技术新方法,用科技缓解“血荒”。

   其次,从医院角度,应使用鼓励、倡议的手段加大宣传力度,提高全社会的献血意识,并将血站在血液采集、保存中的各项成本及血制品使用价格向社会公示。

   再次,从社会层面,应当壮大无偿献血志愿者队伍。一是充实固定献血者队伍,对捐献血小板大于2次或累计献全血量达3000毫升以上的志愿者额外赠送体检卡。二是加大团体无偿献血的推广力度,各级单位按人员基数将适龄健康人员无偿献血比例规定为不低于10%和20%。三是增加固定、流动采血点和车的建设和配置,在用血大的医疗机构设置采血点。

   此外,建立全国无偿献血网络。在全国范围内建成一个献血志愿者登记网络非常迫切,网络平台纳入国内所有有资质血液采集点,编码献血人员唯一识别码,免除人口流动而造成的志愿者流失,并且通过唯一识别码可调出献血人的所有信息,在国内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献血者及其配偶、直系亲属直接用血,同时对于已明确不合格献血者,免除了重复采血、检验等资源浪费。

  专家建议

  加大对基层医疗资源倾斜才能解决用血供需矛盾

   陕西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谢雨锋说,互助献血除了会引发卖血等问题,从现象来讲,主要体现为用血供需矛盾。一方面,城市化发展导致人口增加,用血需求同时增加;另一方面,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,各地患者都来城市就医;同时,冬季病患增加,献血的人反而相对减少,几方面特定条件下,出现血液供需矛盾。

   从管理部门来讲,无偿献血应加强建立倡导、激励机制。其实,指定病人的献血形式,实际上就是互助献血的表现形式,虽不这样表达,但现象是存在的。有了明确和规范的奖励方式,能促进更多的人加入无偿献血的队伍。“相关的医疗部门要反思管理机制,动员更多人参与无偿献血,献血后的信息查询管理也应透明化、公开化。”谢雨锋说,治本的措施,还是要加大对基层医疗资源的倾斜,加大优质资源配用,小地方也能看好病,才能缓解大城市的资源分配。

华商报记者 佘欣 摄影 赵彬 周晶

更新时间:2020-01-06 15:05:38